欢迎来到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吉林省委员会! 返回首页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社情民意
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省直二总支九支部:关于方便百姓诉讼立案的建议
发布日期:2013-02-28 信息来源: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吉林省委员会

    一、问题的提出
    近年来,各级法院特别是基层法院,对于被告是自然人的民事案件,即使提供被告身份证复印件的情况下,立案庭仍然要求原告必须提供由公安机关或者社区(街道)开具的居住信息证明,否则不予立案。法院方面的理由是身份证复印件只能证明其过去居住情况,并不能证明被告近一年的居住情况,因此存在管辖方面的法律障碍。
    二、法院这一做法在实践操作中的困境
    1、由于人口的频繁流动,房屋拆迁等多方面原因,社区(街道)对于其辖区居民难以及时统计,更不用说跟踪统计了。因此,即使律师向社区调取相关材料,社区不是查不到被告,就是虽然查到了亦不清楚其是否在辖区居住以及是否居住一年以上的事实。因此,社区不愿意出具被告是否在其辖区居住的证明。
    另外,由社区出具居民居住信息缺乏法律依据。
    《长春市居住证暂行规定》第三条规定“公安机关负责《居住证》的受理、登记、发放及相关管理工作。
    卫生、人口和计划生育、教育、劳动和社会保障、民政、社会保险等部门按照各自职责,为已领取《居住证》的外来人员提供相关服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身份证法》(以下简称“《身份证法》”)第八条也规定“居民身份证由居民常住户口所在地的县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签发。”
    既然常住居民及暂住居民的信息管理均有公安机关负责,因此由社区(街道)出具居民的居住信息证明存在法律障碍。
    2、《中华人民共和国身份证法》(以下简称“《身份证法》”)第三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居民身份证登记的项目包括:姓名、性别、民族、出生日期、常住户口所在地住址、公民身份号码、本人相片、指纹信息、证件的有效期和签发机关。”《身份证法》第八条也规定 “居民身份证由居民常住户口所在地的县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签发。”
    《身份证法》第十三条规定“公民从事有关活动,需要证明身份的,有权使用居民身份证证明身份,有关单位及其工作人员不得拒绝。
    有关单位及其工作人员对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居民身份证记载的公民个人信息,应当予以保密。”
    因此,公安机关作为采集、变更、统计及保存居民信息的法定机关,但对于原告(或者其代理律师)请求调取被告居住信息时,公安机关以涉及“隐私”及上级机关要求为理由,拒绝出具。
    鉴于上述原因,势必造成这样一种局面。一方面法院要求以自然人为被告的民事案件,须原告提供居住证明,另一方面公安机关或者社区(街道)由于各方面原因不予提供。这种情况下造成原告求告无门,在基本的诉讼程序公正都无法保障的情况下,实体公正将无从谈起。
    三、法院这一做法的法律困境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
    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对公民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被告住所地与经常居住地不一致的,由经常居住地人民法院管辖。”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
  1、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
  2、有明确的被告;
  3、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
  4、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4条规定:“公民的住所地是指公民的户籍所在地,法人的住所地是指法人的主要营业地或者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意见》第5规定:“公民的经常居住地是指公民离开住所地至起诉时已连续居住一年以上的地方。但公民住院就医的地方除外。”
    四、几点建议
    依据上述法律法规,只要原告提供了被告(公民)的住所地,即被告身份证(复印件)载明的住址属于法院管辖范围,法院(立案庭)即应当给予立案,而不能再要求原告提供被告的经常居住地证明(即社区或街道给予开具的居住证明)。当然,身份证(复印件)信息可能与实际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不符的情形,可分别作如下处理:
    1.如果立案时发现(有证据证明)该案不属于本院管辖,可根据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告知原告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
    2.如果立案受理后发现该案不属于本院管辖,可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应当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
    综上,对于原告提供了被告身份证复印件,即应该认定原告提供了被告的法定的住所地地址,应当受理,而不宜为了省事而要求原告另行提供社区(街道)的居住证明或者是户籍证明。法院的这一要求不但为老百姓启动诉讼程序增加了难度,在法律上也侵犯了公民的诉讼权利。如果社区(街道)不给出具相应证明,则老百姓的诉求将无法启动,势必变相迫使其采用其他非法律手段解决纷争,为社会代理不稳定因素。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也规定:“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法院也有职责调取被告的相关住所地或经常居住地证明,方便老百姓启动权利救济机制。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特别专题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吉林省委员会
地址:长春市工农大路825号 邮编:130021 联系电话:0431-85086973
电子信箱:mgjlxcc@163.com  吉ICP备号09007265号
长春网站建设 技术支持:星广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