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吉林省委员会! 返回首页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岁月留痕
当前位置:首页 > 岁月留痕
永远的怀念——追忆我的公公高思齐
发布日期:2013-09-09 信息来源:民革长春市委

我的公公高思齐于20121213日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97岁。
   
公公是民革老党员,有着坎坷而不平凡的一生。他1916年出生于辽宁义县。九一八事变之后,在县城读中学的他在痛打了日本教师之后连夜逃往关内,成了流亡学生,在北京独自谋生并克服各种困难继续读书。1935年,有强烈抗日思想的他参加了一二九运动。1937年,他参加了淞沪会战,因表现优异而受到战区表彰。后来,他先后就读于中央警官学校和武汉大学。再后来,他分别在中华民国外交部和中央警官学校任职。抗战胜利之后,他因奉命主办中央警官学校东北分校而来到长春。1948年,长春解放之前,他六次从国民党特务机关的监狱里救出了七名共产党的地下工作人员。在“左”的错误横行的岁月里,公公被当作反革命分子而受到各种迫害。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对待公公的错误逐渐得到纠正,先是安排了教师工作,后来给他彻底平反,认定他属于新中国建立之前参加革命,在退休后享受离休待遇。

公公去世后,我一直沉浸在悲痛中,公公的音容笑貌始终在脑海中萦绕,历历往事变成颗颗种子在我的心田扎根发芽。公公没有女儿,视我为亲生女儿;我也像对生父一样对待公公。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感情非常深厚。因此,我对公公的了解也是最直接最真实的。

忆起公公,首先跳入脑海的一个词就是“爱国”。公公心中充满了对国家的热爱,年轻时勇敢投身抗日战场,晚年积极为两岸统一到处奔走,《长春日报》曾以《高思齐架起海峡两岸沟通桥梁》为题报道了他的事迹。公公平时在家也时时关心国家大事。他每天必看的电视节目是“新闻联播”“海峡两岸”“中国新闻”,每年必订阅的报纸是《团结报》《参考消息》。公公从1982年加入民革开始订《团结报》,三十年从未间断。近十年的报纸看完后都一张不少地保存了起来。其他报纸上的重要新闻、有价值的资料等都剪贴到本子上,再附上自己的评论。因此,国内国外的大事他都了然于胸,局势预测常能和后续事实吻合,台湾每天的局势更是他经常研究的对象。在家里,他经常和我们谈论这些事情,他为国家的进步发展而欢欣鼓舞,对存在的问题痛心疾首。平时有人到家来,无论年龄大小,他都要和他们唠唠海内外新闻,兴高采烈地谈谈祖国取得的新成就。对年轻人总是鼓励他们好好学习努力工作,为祖国多做贡献。赶上奥运会等国际上的重要体育赛事,只要有中国队参赛,无论多晚也要看完,尤其是排球、篮球、羽毛球等有希望夺冠的项目,更是一场不落。看到中国队夺冠,他就会高兴得像个小孩子一样拍手叫好。公公的拳拳爱国之心真是天地可鉴!

公公非常热爱民革组织。前些年只要民革有活动他就积极参加,而且每次都认真准备材料在会上发言。宣讲祖国建设的新成就,分析国内外形势,讲得真实生动具体形象,深受大家欢迎。这两年由于行动不便不能参加活动,我每次去都叮嘱我交党费,让我给大家带好。2010年以前,公公连年被评为优秀党员。他工作以来得到过很多证书,包括市级劳模的证书,但他最珍惜的是民革的,有几个能摆放的常年放在他的桌子上。2010年的荣誉证是他得到的最后一个证书,这本红色证书一直放在他的枕边。公公不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他这样做也根本不是在向人炫耀,这实实在在地体现了他老人家对民革组织的深情。现在,我已经把这本证书放在了公公的骨灰盒前,让它永远陪伴老人吧!

公公知识渊博,博闻强识,才华横溢。中学时作为流亡学生就曾在北京市中学生联考中取得第一名。在武汉大学读书时也是名列前茅。公公文理兼通,记忆力超常,一直能记几千个英语单词。许多资料过目不忘,如每年我国的钢产量、煤产量、高校招生数量等都记得准确无误,被周围的人称为“活字典”。我有时备课遇到问题,尤其是时事、历史方面的,只要问公公马上就能得到解决。公公闲暇时还愿意做些小诗。若参加年轻人的婚礼,老人的生日宴会或亲朋聚会时,常常能即兴作诗,当场诵读,总是赢得满堂彩。公公在2000年到香港参加东北中山中学校友会时做了一首词,当时做成条幅挂在会场上并当场宣读,得到校友们交口称赞。这首词是这样写的:

余母校东北中山中学建校六十五周年,海峡两岸暨海外校友在香港隆重纪念余亲临盛会特作词一首以资祝贺

                                    思 佳 客
                             负笈中山喜相逢,“校以作家”骨肉情。
                             岁月无情催人老, 海峡有望任通行。
                             行慢慢,笑盈盈, 香江欢聚醉颜红。
                             校友灵犀通一点, 实现统一九州同。
                                                    岁次乙卯年三月二十六日
                                                    高四班 八十四岁 高思齐

1996年,公公和原吉林省委书记于克,原辽宁省委书记郭峰、副书记李涛等老同学一起呼吁申请原“东北中山中学”复校,后经国务院批转教育部在沈阳复校并举行庆典。当年是我陪公公去的。“东北中山中学”是一所历史名校,“九.一八”事变后,众多有理想有抱负的东北流亡学生在该校读书。后来他们中的许多人分别在中共和国民党内任高官,还有一些文化名人。这次参加庆典的多数来自美国、台湾、香港等地,许多人有半个世纪没见面了。相聚的时候,公公和一些老同学抱头痛哭,让我感受到他们浓浓的同学情,这种情谊远远超越了政治界限。座谈时,公公精彩的发言迎来一阵阵掌声;休会时,公公和大家围坐在一起,谈笑风生,总能成为大家瞩目的中心。会上,公公还为母校捐了款。

公公是个勇敢而坚强的人。中学时因打了一个日本老师被追捕,无家可归,流亡北京,曾在北京天坛墙内住了很长时间,历尽艰辛。1937年淞沪会战时,作战地通信员,在枪林弹雨中穿行,还在死人堆里睡过觉。公公每次给我们讲这些故事时就像讲评书一样,一点都没有后怕。

公公曾做过几次手术,小手术他都不让医生打麻药,咬紧牙关不喊疼。最后这次在ICU抢救时,嘴里破得直流血,护士给他清理口腔他忍痛不皱一下眉头,护士们和我们说起这些都赞叹不已。

公公又是个非常有毅力的人,他想做的事就一定能坚持到底。2002年开始写作,题目为《 残年忆“ 左” 》。前些年他每天坚持写六个小时,这两年身体不好,每天也要坚持写一两个小时,已完成了八十多万字。公公写作非常认真,他本来文笔很好,但还常常把他写的篇章拿给我看,让我帮他推敲字句、标点符号。他说:“我写作,不求个人名利。只为告诫后人,千秋万代不要再搞‘个人崇拜’,不要再搞‘极左’。”这次住院之前,公公让我拿个大口袋,他把放在桌上的手稿一打一打地放进口袋,感慨地说了一句“十年心血啊!”我当时心里有些不安,不知说什么好,就没有应声。现在想起来真后悔,我当时应该给老人一个承诺,告诉他“我们不会让您的心血白费!”

公公是个极富爱心、乐于助人的人。汶川地震时,他边看电视边流泪,当时就给单位打电话提出捐款一千元。周围人有困难,只要求到他,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帮助。公公重友情,前些年他的老朋友们在世时,每年过春节都让我陪他去这些老人家拜年。公公的一个老乡做买卖欠了债,找公公借钱,公公先后给他拿出一万多元,而且没让归还。公公重亲情,对远在老家的亲戚,逢年过节都给他们邮钱邮物,那里的老老少少都得到过他的资助。我娘家还有个老母亲,公公也非常惦记,总是催促我去探望,家里有什么好东西,公公都是第一个想到让我给老母亲送去。公公关爱周围的人,记得一次公公在医大二院住院,同病房一个患者家里很困难,公公就让我们多送些饭菜,每顿都拨出一大半给他们吃,这个患者非常感动。我的学生们到我家,公公不但热情接待,还给他们讲知识,教给他们学习方法,鼓励他们努力学习。每当听说我资助困难学生时,他都大加赞赏。还有一次公公住院,临床一位患者的孩子来探视,公公得知他是高三学生,不顾自己正在病中,给这个孩子讲了许多复习方法,使孩子受益匪浅。

在公公心里,他觉得帮助别人都是他责无旁贷的事,谁求他帮助他都不嫌麻烦,但公公自己却是一个最不愿麻烦别人的人。每次住院,他都叮嘱我们不要告诉别人。最后这次住院,有一天早晨四点多钟,公公突然呼吸困难,我爱人找来医生处置,公公缓解过来之后还埋怨我爱人不应该麻烦大夫。在医院,给他看过病的大夫他都把名字记下来,每次护士给他打针他都不住地说谢谢。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提起公公都赞不绝口。

公公有着良好的生活习惯,生活起居很有规律。每天坚持锻炼,他有健康六字诀:“少吃、多动、宽心”。他还把这六字诀广而告之,和他接触过的人大多都听过。公公还坚持写日记,后来写健康日记。我每天早晚定时给他量血压,公公都一次不落地记下来。公公讲卫生,爱整洁,他的被褥总是叠得整整齐齐;衣服总是干干净净。东西摆放有序,小到一个别针、信封,不管谁需要,到他那马上就会找到。发现我们乱放东西,他就会毫不客气地批评我们。

在家里,公公是晚辈们敬重又喜爱的好老头。公公有两个儿子、两个儿媳、一个孙子、一个孙女和孙女婿。晚辈们对他老人家都极尽孝心。平日里,小叔夫妻经常来探望,年节大家都在一起过。公公生活在这个和睦的大家庭里心满意足,逢人就夸他的这些孩子们,总是把幸福挂在嘴边。每次聚会,他都要给大家讲故事,说笑话,给我们带来无限欢乐。公公愿意吃粗粮,爱吃面食,更愿意饮食多样化。我们做饭也就变换花样做。公公常常高兴地说:“咱家的伙食天下第一!”他还经常为我们做的饭菜打分,饭桌上一家人边吃边品鉴,充满温馨,真是其乐融融!现在想到这样的情景再也不会出现了,泪水禁不住模糊了双眼。

公公性格开朗,极其乐观,平时总说:“晚年喜逢大好年代,心花怒放,身强力壮。我争取活120岁以上,创世界纪录。”有时还说:“这么好的家,活120岁我也不走啊!”我们也总是乐观地认为公公还会陪伴我们许多年,万万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离开了我们,直到现在我还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老爸:如果眼泪能够搭成通向天堂的梯子,如果思念能够铺成通向天堂的道路,那么,我会径直走入天国,再一次把您老人家带回家!

公公是1213日去世的,谐音就是“要爱一生”,公公的一生确实充满了爱,上至国家,下到周围的人。公公走的那天,天上飘满了雪花,为公公送行的那天,天空又下起了大雪,那洁白的雪花仿佛在向世人昭示:公公的一生是清清白白的一生。

公公的故事太多太多,几天几夜也说不完,我这里所说的只是公公日常生活中的点滴小事,然而就是这些小事最真实地反映了公公优秀的品质,高尚的情操,也正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公公的原名叫高尚贤,高思齐是他自己后来改的,取自论语中“见贤思齐”,公公取其名的用意可想而知。而我又觉得公公就是个大贤人,我们都应向他看齐。公公又是千千万万老一辈爱国人士的代表,我们更应世世代代继承发扬他们这一代人的爱国主义精神,为国家建设社会发展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这也一定是公公所希望的。

愿公公在那极乐的天堂永远幸福快乐!

作者:孙桂洁 民革长春市南关区党员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吉林省委员会
地址:长春市工农大路825号 邮编:130021 联系电话:0431-85086973
电子信箱:mgjlxcc@163.com  吉ICP备号09007265号
长春网站建设 技术支持:星广传媒